来宾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合租万岁

2019/06/25 来源:来宾信息港

导读

看小说“”www.xs84.com韩一念从服务员身上顺来的总卡刷开了房门闪身进去,房间里的灯光微黯,隐约能看见有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。韩一念随

看小说“”www.xs84.com韩一念从服务员身上顺来的总卡刷开了房门闪身进去,房间里的灯光微黯,隐约能看见有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。韩一念随手捞起一个花瓶就朝隆起的被子上砸去,咚的一声,花瓶直接将沉睡中的乔治给砸醒了。乔治朦胧的睁开眼翻了个身,顿时蹭的一下坐了起来,惊慌失色的喊道:“救命啊”。“闭嘴”韩一念眉头一皱,冷声问道:“你是乔治?”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乔治脸色一白,他自己是个名人,有钱有名气,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来入室抢劫的。“你是不是乔治?”韩一念耐着性子问他,要不是怕错杀无辜,她早一掌拍死他了。乔治看着她一脸的肃杀之气,一股危险的气息驱使他撒谎道:“什么乔治,我不认识,你们一定是找错房间了”。“是么?”韩一念显然不相信,给十一叔使了一个眼神。十一叔会意,开始在房间里翻他的有效证件。在抽屉里找到他的护照,翻开一看上面写着乔治的名字,才对韩一念点头说道:“是他”。韩一念点点下巴,缓缓举起手掌,乔治吓的就要滚下床去,可他的速度远没有韩一念的手掌快,一只脚还没着地,天灵盖上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,一道鲜血顺着他突出的五官流了下来。……却说年轻男人从酒吧里逃命似的跳上出租车,直接就奔着蒋卫东的堂口而去了。“东叔,东叔”年轻男人进了分堂就大声喊叫。“丁小堂主怎么来了?”蒋卫东的手下看到是他问道。年轻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去年被人杀害的丁富的儿子丁田丰,他看到是蒋卫东的心腹手下,马上说道:“我有急事找东叔,东叔在不在?”“东哥自然在。”蒋卫东的手下看到他手上的伤惊问:“丁小堂主受伤了?”“一言难尽,先带我去见东叔吧。”丁田丰气恼的说道。蒋卫东的手下意识到可能是大事,没敢耽误,马上领路带他去找蒋卫东了。蒋卫东晚上有练拳的习惯,他是一个粗人,动脑子的事情他不管,动手倒是一个能放倒一片,他算是耗子手下猛将了,也是丁富生前的好兄弟。丁田丰进了拳室,哇的一声就哭喊道:“东叔,你要为侄子做主啊”。蒋卫东听到声音一转身,就看到丁田丰一脸残像,手还包成了粽子,顿时大惊问道:“田丰,你这是怎么了?”“东叔,有人来砸我的场子,我的手下都折了,我也是死里逃生才捡回一条命,差一点点我就得下去找我爸了。”丁田丰抱着蒋卫东的大腿哭喊着。这个侄子是什么性格蒋卫东还是了解的,他说的话得打完对折才能信。不过看他的确受了伤,被砸场子的事情倒不假。“谁干的?”蒋卫东恼怒的问道。丁田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:“是惊天的少主,他带人把夜莺砸的粉碎,还斩杀了我十几个手下,完全不把东叔和耗子叔放在眼里”。“秦城?”蒋卫东眉头一皱,一股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出来,丁富的事情自己还没去找他算账,他现在还敢惹上门了。“张照,喊兄弟们集合。”蒋卫东气炸了,立刻吩咐手下。“东叔,咱们得抓紧啊,去晚了他们就砸完夜莺跑了。”丁田丰一把眼泪说道。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,妈蛋的,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。你还愣着干毛,快去啊。”蒋卫东一瞪眼斥道。“是,东哥。”张照立刻应下出去,一出来就马上拿出手机给叶超打了电话。“超哥,东哥发怒了,要去找惊天的麻烦”。“怎么回事?”叶超一下子没了睡意问道。“是丁小堂主来找东哥告状,说秦城砸了夜莺酒吧。我觉得秦城不会无缘无故就朝咱们发难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丁小堂主没说的原因。现在东哥叫我召集兄弟过去,我劝不了东哥,就只能给超哥你打电话了。”张照在这方面比蒋卫东想的仔细。“丁田丰真他娘能惹事,行了,你先按照卫东的话做吧。我也立刻过去跟你们汇合。”叶超挂了电话就起来穿衣服,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了熟睡的老婆。“大半夜的你又去哪儿?”叶太太揉着眼睛坐起来,语气担忧的问道。“有点事,很快回来。安心睡吧。”叶超说着就走出了卧室。叶太太哪里还睡得着,自己老公天天在刀尖上舔血,她是白天也担心,晚上也担心,就怕他哪次出去就回不来了。尤其是在丁富被杀之后,她更是吃斋念佛的祈祷。张照按照蒋卫东的吩咐,召集了几十号人,由蒋卫东的车子打头,浩浩荡荡的开向了夜莺酒吧。光头强在砸了夜莺之后就带着手下离开了,所以蒋卫东在赶到的时候,只看到了一片狼藉和横七竖八躺着的或死或伤的人。“东叔,我们来晚了。”丁田丰恸哭,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。“艹他妈的,老子今天要让他赔两个场子。”蒋卫东炸毛了,一挥手就大步流星的朝外面走去。“卫东,不要冲动。”叶超紧赶慢赶的总算没来晚,直接将蒋卫东堵在了门口。“超哥,你来的正好。你自己看看,惊天现在嚣张成什么样子?”蒋卫东看到叶超,让开身子让他看到里面狼藉的场面。叶超自然是看到了酒吧被砸的面目全非,拉着蒋卫东进来,把酒吧的大门一关说道:“卫东,九小姐不是交待了么?让我们暂时不要跟惊天正面冲突,你怎么如此沉不住气?”“九小姐九小姐,我们一群大男人听一个女人的话,还有个男子汉的样子么?”蒋卫东吼道:“我不管,今晚谁也拦不住我,老子拼了这条命也要给丁富报仇”。叶超一把将他推到一边也吼道:“动不动就拼命,只会逞一时之勇。你能一夜之间就把惊天给灭了么?要是没那个能耐就别他娘的跟我喊”。“我……”蒋卫东一时语塞,倔强的说道:“杀一个够本,宰两个赚一个”。“你想让这些兄弟都跟着你去送死,你答应我都不答应,我答应耗子哥都不答应。你连什么事情都没搞清楚就要去跟人家拼命,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不是田丰先招惹的人家?”叶超气道。蒋卫东一愣,这会光顾着生气了,哪里想起来问这事了。现在听叶超这么一说才想起来,转头问道:“你怎么跟秦城结怨的?”“冤枉啊,东叔,超叔,我今天是次见到秦城,之前怎么能跟他有恩怨。”丁田丰大喊冤枉。“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?”叶超冷哼一声:“去找找,看还有没有活口”。“是”叶超一发话,就有人开始在横七竖八躺着的人里翻找了。丁田丰一阵冷汗夹背,他爹这几个好兄弟里面,自己怕的就是叶超,他只能在心底祈祷千万别有人活着。可天往往就是这么不随人愿,越怕什么越来什么。在翻找了一会之后,还是在吧台下面抬出来一个还喘气的,但是看样子也是随时昏厥的状态。“超哥,有活的。”手下人抬过来说道。叶超看这人一眼问道:“还能说话吗?”“超哥”这人声音很虚弱。“能说话就行。”叶超点头问道:“你老实说,今晚事情的经过是什么样子的”。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这人说话很慢,说几句就要喘一大口气,声音还特别小,搞的在场的人都不得不屏气凝神,不敢大声喘气,生怕把他的声音给盖住。断断续续的说了十分钟才把来龙去脉都说完,近一个字还没落音就晕过去了。“赶紧送他去医院。”叶超看他昏厥,马上命令道。抬着他的两个手下领命先将他抬出去了,叶超先是瞪了蒋卫东一眼:“听到没有?泡妞都泡到秦城的女人身上了,人家只是砸了一家店,没有直接杀了他就算给面子的了”。旋即又瞪向了丁田丰训斥道:“除了泡妞你还能干什么事?把你爸生前的地盘交给你打理,你就这样打理的?你对得起丁富么?还有脸搬救兵给你找场子,嗯?”“对不起超叔,我错了。可是我不知道那女人是秦城的妞啊,他出手这么狠,连我身边的修武高手都斩杀了,我要是不给手下报仇,以后谁还敢跟着我。”丁田丰委屈的认错说道。“你还敢提修武高手的事情!”蒋卫东差点被他气死,一脚踹了过去怒道:“你当修武高手是白菜么?那是有钱也请不到的,要不是那人以前承诺过你爸会跟随五年,在你爸死过之后人家就走了,跟着你个废材,现在连命都没了”。蒋卫东越说越生气,修武高手不是普通的人,有他坐镇,谁敢不服气。他妈的现在就被丁田丰给浪费了,想想都肉疼加蛋疼。「关于更新不给力的问题,锦瑟真的表示很抱歉。在出版公司上班真心忙的很,尤其是从这个月开始,我每个星期都要上六天班,一直要到明年。为了保证每天两更,锦瑟早上六点钟就起来码字,码完一章才去上班。天气越来越冷,固定每天六点起床是件很痛苦的事情,请兄弟姐妹们体谅妞妞,我保证一有时间就爆发,不辜负大家的鲜花支持,么么哒」

四川好的治疗癫痫医院
来宾什么治白癜风好
山西牛皮癣哪家好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