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宾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九章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4 来源:来宾信息港

导读

九  湘明和杜鹃吃完午饭,如约在山下会面,双方从来没有如此心有灵犀地会意微笑,这种信任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,这种微笑正如这初夏正午的阳光,

九  湘明和杜鹃吃完午饭,如约在山下会面,双方从来没有如此心有灵犀地会意微笑,这种信任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,这种微笑正如这初夏正午的阳光,纯情而又不太过热烈;含蓄而不失朝气蓬勃;内敛而不失其光芒外射;双方心里甜丝丝的。  湘明却一本正经的首先开言:杜鹃同学,今后,我在你面前展现的“特异功能”将会越来越多,你可千万不要大惊小怪的,更不能去对你的亲戚朋友们说起,行吗?你知道的,怕造成不良影响。在行内是有严格规定的,“传子不传女”,有的夫妻一辈子也不会知晓丈夫有超人神功,我的外婆就是例子,我的父母也不知道我有神功,你也许将会是女子见识神功人。我也只能传授一些“修真法”给你,有关“湘西神功” 的知识我是不能传授给你的,外公有严格规定,请原谅。  杜鹃非常感激地说:非常感谢你!把我当成自己人。我听你的,今后所见所闻对谁也不说起,你就是我的师傅。当然,今后也别再叫我杜鹃同学了,叫我“杜鹃妹”, 好吗?  湘明友善地说:好吧。那我们先练功去。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从有路的地方走,省得吓到常人。造成不必要的流言蜚语。”杜鹃有些愕然。而湘明说完这些话后,双手合掌,对着前方,嘴里念念有词,喊了一句“开” 然后牵起杜鹃的手说“走!”,两人尽朝没路的荒草、树林间串,本来没路的荒野,所到之处,脚下尽开出一条小路来,草木向两边闪,仿佛通人情般为他俩让开一条路来,他们的脚步也几乎没有着地,只是一味的“飘忽” 前行,杜鹃心想:这是一个童话天国,太美、大神奇了!尚未待她晃过神来,只听湘明说了一句:“到了!”。杜鹃定睛一看,确实已到了“山苍树”练功点,头尾历程多不到三分钟的时间,平时可是十几分钟的路程耶!她想:这也许就是《水浒》故事中“神行太保” 的功夫吧!但“神行太保” 的功夫也没听说过植物会为人让路啊!她正呆呆地想着,湘明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,说:别想了,快练功,不该想的东西不要想,能教你的东西我自然会教你。杜鹃说:好吧。便象一个听话的小女孩似的,乖乖地练功去了。  跟往日一样,一个小时的练功时间很快就在专注中度过。收功之后,杜鹃觉得自己周身的气感特强,全身通感暖融融的,肌肉有一种跳跃膨胀的感觉,力量似乎也增加了许多,头脑清醒;静功中采用的“流览课程的方法” 很轻松又很实用,静功中,她将这一周学过的重点课程都流览了一遍,并随机地采集到下丹田中凝结成丹,真是太玄妙了——练功、学习两不误!她开始崇拜起程湘明起来,她甚至不敢相信现实生活中的同龄人中,尽有如此神奇而睿智的少年,她为自己感到庆幸,今生尽有如此奇遇!她在心里说:“感谢你呵!上苍”。  杜鹃正幸福地想着呢。没准备地突然发现湘明正抱着一条巨大的莽蛇立在了她的面前,吓得她倒退几步“啊!”地一声摔在了地上,倒吸一口冷气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只见黑花皮的莽蛇比碗囗还粗,长度比程湘明的身高还要长得多,盘缠在他的腿上、腰上、身上和肩膀上,头却握在湘明的右手胸前,正朝着杜鹃不断地吐着蛇信子呢,吓得杜鹃脸色苍白,言语结巴,手指着湘明说:“你,你……”,湘明却笑笑地说:“别怕,它是我们的朋友”。 杜鹃不敢相信,坐在地板上半天不敢动弹,嘴里喃喃地说道: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”湘明说:“是真的。说起来,它还要算你的师妹呢!”。这话倒引起杜鹃的兴趣,她胆怯地问:“什么意思?”。湘明说:“它刚才在跟着我们学练气功,你说是不是你师妹?”,并逗趣的笑。杜鹃这下来兴趣了:“真的?”。身体稍微坐起一点,但还是不敢靠近。湘明说:“是真的。蛇是很聪明的动物,它刚才看我们在练气功,正稍稍地在身后模仿着练呢。”杜鹃这下相信了,但还是不敢靠近:“它会咬人吗?”。湘明笑笑地说:“我是它师傅,你是它师姐,你说它会咬你吗?”。杜鹃笑了。湘明鼓励地说:“过来摸摸,认识认识。”杜鹃畏畏缩缩地靠近,用两个手指在它身上轻触了一下,又马上缩了回去,湘明说:“大胆点,有什么好怕的?”杜鹃这才壮着胆,用手掌摸了摸它的身子,不禁感叹:“好冷啊!”。湘明说:“是的,蛇是冷血动物,但也不影响它修行啊!”。杜鹃放开地笑了。湘明这时进一步鼓励:“过来摸摸它的头,就算认识了。认下这个小师妹。今后你练功就有伴了。我也决定收下这位徒弟了。”杜鹃兴趣地摸了摸它的头,蛇也通人性地用信子舔了舔她的手,弄得杜鹃“咯、咯” 的笑。  杜鹃说:“你给它取个名字啊!”。湘明说:“这,我还真没想到……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好呢?”。杜鹃说:“它一身花纹,就叫它翠花吧。”湘明说:“好吧,就叫它翠花,挺好听的,而且,你也是一朵花,今后我身边就有两朵花了”。杜鹃甜甜地笑了笑。于是,湘明用手抚摸它的头,说:“从今往后就收你做徒弟了噢,可要听话,专心修行,祝你早曰脱下这身蛇皮,从返人身。”蛇似乎能听懂湘明的说话,懂事地动了动头。湘明接着说:“今天,我给你取个名字,今后你就叫翠花了。”蛇似乎明白地又动了动头。杜鹃高兴的鼓掌。这时湘明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于是,轻轻地将莽蛇头放在地板上,翠花自觉地溜滑下来,并竖起头来,在杜鹃面前噌了噌,吐着蛇信子,多少还是将杜鹃吓到了,本能地往后倒退了一步,但,马上就明白,翠花不是来伤害她的,又“咯,咯?”笑地轻摸了它几下头:“翠花,回去吧,我们要去上学了。再见。”翠花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,用信子轻点着她的手掌边,让杜鹃感到微微的凉意。湘明说:“走吧,没空了。”便牵起杜鹃的手往河边走,翠花盘在原地未动,依依的目光望着他们离去。  走了两步,杜鹃说:“不对呀?回学校应该往这个方向走,你怎么往河边走?”湘明说:“没关系的,一样的” 在杜鹃的心里,现在已经有了一种对湘明的自然信任感,她想他说的话总有道理,于是顺从地跟着他往河边跑。  来到河边,他对杜鹃说:“我到河对岸还要办一点事,我们从河面上过去”。 杜鹃疑问:“从河面上过去?怎么过去?又没船。”湘明说:“没关系的。待会我念完咒语,牵着你的手往前跑,你只管跟着我跑就行,不许胆怯!否则,掉进了河里我可不管。”一边说一边还逗趣地微笑。杜鹃坚强地也微微笑地回答:“好!听你的!”。只见程湘明双手合掌,对着空旷的河面,嘴里念道:“南门【拿摩】地藏王菩萨,……”连念了九遍。然后,杜鹃也没听清楚他念了一长篇的什么咒语,足足三分钟都有。然后轻喝一声“走!”,便牵起杜鹃的手往河面上跑去。只见两人跑在河面上,如履平地,脚在水面上跑也不湿鞋,浪花轻漾,微风许许,杜鹃的长发飘飘,她被这微风吹的呀,仿佛被瞬间涤尽了尘缘,身心尽洁,已然仙境——湘明就是仙子,自己就是那喜爱可人的仙女。一百多米的河面,在他们的脚下只是瞬间,转眼便到了对岸,可杜鹃还没有清醒地晃过神来呢。湘明用手掌在她的眼前晃了晃,说:“嗨!妹子!”杜鹃醒过神来,笑。  湘明说:“我在这要采些中药给老师。”杜鹃问:“给哪个老师?”。湘明答非所问:“还不就是上次赖伙朋的事,我不是骗老师说是采中药吗?老师向我要呢。”杜鹃说:“那个坏家伙。”湘明说:“长这么大,我还是次撒谎,当时心里挺难受的……但明白,这是‘自作孽’ 的报应,也没办法!”。 杜鹃听了有些不高兴。但,湘明也没空给她解释。便说:“走吧,采中药去”。 湘明带着她往陡峭的石崖上走,杜鹃觉得就奇了怪了:这么陡峭的山崖,自己走起来尽然一点也不吃力。再联想到认识湘明来的经历,她不禁对湘明感叹:“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凡人,该不是仙人下凡吧?”。湘明听了,先是有些愕然。然后稍作思考后说:“其实,神仙跟人的差别,只在于德行和能量与常人的不同。你没看,《西游记》中的众仙一样也要吃饭、睡觉,不同的只是,通常他们的境界都要比常人高,能量要比常人大,这就得靠日久天长的修行了”。 杜鹃一听似乎明白了,点点头。这时,湘明指着身边的一根苷蔗粗细的藤条对杜鹃说:“这种叫‘鸡血藤’,去风湿很好,我们裁一断下来,不影响它的生长”。 只见说话间湘明已竖起了剑指,作刀砍物状,向藤条一挥,“咔!”的一声,藤条应声断下,惊得杜鹃嘴张得老大,半天合不上。湘明再在另一头挥砍了一下,一根近一米长的“鸡血藤” 便握在了湘明的手中。他将横切面拿给杜鹃看,告诉杜鹃说:“你看,很神奇的,在藤的中间有一圈鸡血状血红的圈,很明显的,所以,它非常热的,去风湿特别好”。 杜鹃说:“真是太神奇了!”。湘明笑笑,说:“还有更神奇的呢!走,我带你去看看”。 于是,带着杜鹃继续往前走。走不多远,他又看见一条类似的藤条,他指给杜鹃看,说:“这叫‘梅花藤’, 同样是去‘风湿’的”。 只见他挥舞剑指,“咔嚓” 两声,便将藤条砍了下来。他又将横切面拿给杜鹃看:“你看,一朵美丽的红梅!”。杜鹃凑过头去一看,果真一朵清晰的红梅,五片红色花瓣铺满了整个横切面,中间还一点鲜红的圆心,其余的材质都是乳白的,红白相间,更显‘红梅’ 的鲜艳。杜鹃感叹:“造物真是神奇!”湘明告诉她:“梅花藤也是治风湿的,药性相近。今天,我们就带这两根回去吧。于是,左手持藤,右手牵着杜鹃的手在山野间飞奔前行。  奔走的过程中,杜鹃好奇地问:“你跑得这么快,有神灵帮助你吗?”湘明笑笑说:“我就是神灵,正帮助你啊!”。她知道湘明是调皮,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。但她知道湘明哥对他是真诚友好的,她愿意做一个‘乖巧的小女孩’, 不再打破沙锅问到底了,省得惹他烦。于是不再说话。  这时湘明却说话了:“过河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我念‘南门【拿摩】地藏王菩萨?’”。杜鹃说:“有啊,‘地藏王菩萨’我认识的,《西游记》里面有他”。 湘明说:“是的。他分管福神、祸神、财神、灶神、等许多神灵,所以我过河时念咒前先念他的佛号。河面上几千年了,难免有一些幽魂、野鬼,我念了他的佛号,福神会帮我们驱赶那些幽魂、野鬼,……我们就不会掉到河里去了”。 杜鹃说:“噢,原来如此!”  湘明问:“这算不算神灵在帮助我们呢?”。  杜鹃说:“当然算”。   共 40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男人更年期如何度过
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家好
继发性癫痫的预防措施有什么
标签

上一页:魅力美丽

下一页:方言1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