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宾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新兵蛋子(一)

2019/09/14 来源:来宾信息港

导读

摘要:军营成就了无数的将军,但更多的是造就了无数的平凡的国家捍卫者。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,用他们的青春与热血铸就了他们苦与乐的年华。短暂的经历

摘要:军营成就了无数的将军,但更多的是造就了无数的平凡的国家捍卫者。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,用他们的青春与热血铸就了他们苦与乐的年华。短暂的经历,地铭刻在他们的生命里,直到雪染青丝的时候,他们仍不断地回忆起那段火热的 ,让自己再一次投入到那历史的一刻,寻找着今生与历史交错的痕迹。 序言

军营成就了无数的将军,但更多的是造就了无数的平凡的国家捍卫者。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,用他们的青春与热血铸就了他们苦与乐的年华。短暂的经历,地铭刻在他们的生命里,直到雪染青丝的时候,他们仍不断地回忆起那段火热的 ,让自己再一次投入到那历史的一刻,寻找着今生与历史交错的痕迹。
—— 老兵

“嘟…..嘟嘟……”一阵急促的哨声划破了寂静的海边夜空,海岸边光秃秃、黑幽幽的石砬子山上满是荆棘的草丛间正在小憩的海鸟,被哨声惊吓得“扑楞楞”煽动着翅膀仓皇地飞离了鸟巢,一头扎向海天相接的深处。村子里一群忠诚的狗儿们,警惕地竖起了双耳,屁股沉沉地坐在地上,两只前瓜用力地抓挠着地面,撑起毛绒绒的头,发出一阵阵的仰天长啸,身子跟着叫声有节凑地律动着。
“快起床,紧急集合!”随着班长一声低沉而不容质疑的口令,房间里一下子“炸了窝”,恐惧笼罩了整个屋子,空气仿佛都凝固了。十二名新战士从睡梦中惊醒,手忙脚乱在地黑暗中划拉着自己的衣服,喘着粗气往身上套着。“带上背包、水壶、挎包、备用鞋子,不要发出声音,马上到操场集合!”班长又一次用低沉的声音命令着他手下的十二名新兵蛋子。东子是这十二名战友中的一员,三天前离开了家乡走入了军营。同班的战友有来自山东的、四川的、湖北的、河南的,真正是五湖四海。班长是东子的东北老乡,虽然不是一个地方的人,但是一个省的就足以让东子产生亲切和信赖了。虽说部队是个大家庭,五湖四海是一家,但老乡观念还是根深蒂固地扎在了军营中,并没有随着“铁打的营房流水兵”的军队俗语而使乡情有丝毫的淡化。
东子迅速穿好了衣服,手一扶床边“嗖”的一下跳了下来,脚还没有落地,就听下面“哎哟”一声传出了惨叫。“干嘛踩老子的头,脖子都踩断了。”一位湖北籍的战友叫强生的发出了不满的叫喊,带着浓浓的湖北腔调。“不许出声!”班长厉声呵斥到。东子根本就没有道歉想法的闪现,他目前想的只是背上背包,找到挎包、水壶然后往外冲。在心都提到嗓子眼的危急情况下,人的本能总是胜于理智的。东子随手在墙上左一划拉抓了个挎包,右一划拉摸下一只水壶,水壶间的碰撞发出了“叮当”的声响。“不许弄出声音来!”班长又是一声低吼,东子把水壶往脖子上一挂,开始在床下找自己的鞋。摸了半天床下什么东西也没有,“怪了?明明是睡觉前放在床左边的,怎么就不见了呢?真是活见鬼了。”东子继续往床里面摸去,手指尖实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,他一把抓了出来,正是自己的鞋。黑暗中他狠狠地瞪了下铺正在打背包的湖北佬强生一眼,心里骂到:“龟孙子,把老子的鞋踢到床里面去了。”东子把鞋往挎包里一塞,拔腿向门外跑去。还没等迈开步,就听得对面床“扑通”一声一个黑影重重摔了下来。“这是干啥子吗,可摔死老子了,班长能不能打开灯约,我啥子都找不到了。”这是一个四川籍战友叫李宇的声音。班长怒了骂到:“打个屁灯,快给我收拾东西,拖了班里的后腿,我他妈和你没完。”李宇一下子没了声响,立即爬起来背背包、穿鞋子。
东子随着其他战友鱼贯而出,沿着楼梯跳着就下去了,边跑边系着扣子。来到操场时,班里已经有三位战友在相互整理装具了。东子连忙弯下腰系上鞋带,战友们帮着他把背包整理好。一个战友喊着呢:“孩子呢?(方言:鞋子)孩子呢?”东子急忙说道:“喊个屁,什么孩子孩子的,鞋子在我挎包里,快帮我插到背包后面。”说着从挎包里掏出了鞋子。随后,班里的战友陆续来到了操场,相互整理着装具。班长一个到位,他站在队伍面前,用清晰而低沉的口令喊到:“全班注意!面向我成一列横队,向右看齐!向前看!报数!”“一、二、三……十一、十二”操着不同口音的战友们一个个甩头报着数。“稍息!立正!”班长一个向右转,向连值班员方向跑了几步,在距离值班员五米远的地方一个立定,“啪”地向值班员敬了一个军礼:“报告值班员同志,新兵连五班全体紧急集合完毕,应到十二人,实到十二人,请指示!”“稍息!”值班员用宏亮的声音发出了命令,“是!”班长又是一个军礼左转身跑向班的排头位置。紧接着是接连不断的报数声和报告声,不一会儿,值班员高声喊到:“全体注意!稍息!立正!下面请指导员作指示。”指导员是一位个子不高但身体很结实的东北汉子,用他那高亢的声音说到:“同志们,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,寻衅在我边境制造事端,企图侵犯我领土,破坏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,我们要坚决捍卫祖国领土完整,保卫人民的劳动果实。根据上级的指示,我们将配合某部坚守海岸作战,我们一定要完成祖国和人民交给我们的光荣而神圣的任务,出发!”值班员一声令下:“向右转!跑步走!”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立即从地面传入空中,黑夜看不清尘土的卷起,但鼻息间已经感到了泥土的呛人。
东子随着前面的战友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,也许是高度紧张的缘故,后背已经渗出了湿漉漉的汗珠。后面一位河南籍的战友边急促地呼吸,边叨咕着:“这是斗啥呢?咋又打仗了呢,我的娘呀。”跑了大约三里多路,部队进入了两山中间夹着一条公路的地带。黑呼呼的山就象要立即倒下来压向行进中的队伍一样。前面又传来了命令:“向后传,加快速度!”东子马上扭头向后面传到:“向后传,加快速度!”后面的战友同样转头将命令传了出去。五里的路程过去了,开始出现个别新兵掉队的情况了,但更多的却是背包开始散落,鞋带开始松开了。突然一个战士脚下一绊来个了“狗啃屎”,后面的没来得及停住一脚踩在他的屁股上,也是一个咧趄摔倒在边上的沟里。部队还在快速地跑着,队伍越拉越长,李宇边跑边骂骂咧咧地说:“格老子的,这要跑到啥子时候是头。”东子瞥了一眼他随口说到:“格老子个屁,跑不动掉队喂狗去,你个锤蛋子。”班长回头怒吼到:“闭上你们的臭嘴,完不成任务,老子他妈罚你们靠墙站三小时。”队伍带着一溜的尘土消失在远处的海岸线边。
东方泛起了一片白色,天渐渐亮了起来。村子里百姓家的烟筒冒出了淡淡的炊烟,似乎在这淡淡的炊烟中还飘着一股咸鱼饼子的香味。北方人看到海的并不多,和鱼民共同生活的更少。东子有幸来到海边的部队服役,都说这个地方是山长石头树长刺儿,说话带着海蛎子味,的确良的裤子,苞米面的肚子,确实不假呀,就连这炊烟中还散发着鱼味、玉米饼子的味道。这既是传言,更是生活浓缩的写照。
跑了大约有十多里路吧,队伍又回到了操场集合。值班员命令各班检查装具,清点人员。班长立即下达了“稍息!立正!报数!”的口令,十二个人一个不少。班长又命令到:“名向前一步走!”个战友向前跨了一步,笔直地站在队伍前。班长上前拉了拉他的背包带——挺紧,又扯了扯腰带——不松,瞄了一眼鞋带——没开,随口命令到:“入列!第二名出列!”湖北佬强生一步跨了出来。班长打量了他一会儿,转到身后随手把背包一拉骂到:“你小子背包打得象面包,被子都掉下来了,你长尾巴了?”接着又命令到:“把挎包打开?”强生打开了挎包,班长看了一眼:“你的牙具哪去了?”强生怯生生地说:“报告班长,牙具不知道让哪个龟孙儿给我整掉地下了,我找不到又怕误了时间,所以…..所以……”班长紧盯着强生吼到:“闭嘴!回去给我自行来五次紧急集合,完不成任务别吃饭。入列!”班长又命令下一名出列,李宇抱着被子跨出了队伍。班长盯了他半天,扑哧一下笑出声来,弄得李宇面红而赤。“你个吊兵,要饭的?瞧你这熊样,你哄孩子还差不多。”又低头看看李宇的脚说到:“你瞧你这样,说你冤了呀,这鞋都他妈穿反了,你左右不分呀!你个吊兵,入列!”轮到东子了,“下一名出列!”班长命令到,东子一步跨了出来,班长瞧了一会儿,突然说到:“把鞋子脱了!”东子犹豫了一下说:“班长,脱鞋子干嘛?”班长不耐烦地说:“让你脱你就脱,啰嗦什么。”东子悻悻地脱了鞋,一只脚上少了一只祙子,东子羞红着脸低着头。“好小子,差点没让你混过关,祙子呢?”班长问道,“报告班长,祙子在衣兜里,没来得及穿。”东子回答,“你把脚放兜里得了,省着穿了,给东北人丢脸。”班长瞟了一眼东子。全班检查完毕后,班长说:“下面马上洗漱整理内务,抓紧时间只有二十分钟,解散!”“呼拉”一下,大家象炸弹扔进人群一样散开,蜂拥着奔向营房。河南籍的战友边挤边说:“这是做啥事呀,本来有泡尿,一个紧急集合,给俺跑没了。”大家哈哈大笑起来。
海滨中的空气透着潮湿、温润,更有着海腥的味道。作为旱鸭子的东子,面对着海天相连的世界,一切都是新奇和陌生的。碧兰的大海,水沬镶嵌的白色海岸线,偶尔几只鱼船从平静的海面上驶过;绿色掩映下的各色房子别具一格。东子好奇,这地方的房子怎么每一座都各不相同?家乡的房子都是泥墙草顶人字架,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千篇一律,而这里的房子有平顶的、尖顶的、人字顶的,建筑材料也都是石头,建筑风格有中式、欧式、日式。后来东子知道,这里曾经是昔日的战场,中、日、俄不仅在这里兵戎相见过,也在这同一块土地上共同建设过,所以留下了这各具特色的历史见证。

共 58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通过对新兵一个班出早操的情况描写,既写出了新兵蛋子们接受天训练时的的可笑又可爱,又写出了他们的可造之处,处处充满了作者对军营的热爱和留恋。小说描写很细致,笔法老道。推荐。【编辑 云台文经】中年人脑溢血吃什么补品好
老人尿失禁纸尿裤用哪种
6岁儿童口臭
小孩流鼻血
标签

友情链接